別為他人的期待委屈自己!中年必學的掌握主導權10大法則

◎意在言外的潛台詞

我們每個人都會遇到左右為難的情況。例如有位朋友請你幫忙,晚上六點替他去機場接大老遠從鄉下飛來的姑媽。

你最不想做的就是這種事了,在交通尖峰時間殺出重圍到了機場,然後努力跟一個不認識的人聊天,還不能讓她覺得接待不周。事實上,你根本希望她沒來。

你替自己找理由:「嗯,朋友總歸是朋友。換作是我,他也會幫忙的。」但轉念一想,不免又煩躁起來:「但我從來都沒有要他幫我接過人啊!我總是自己去接。他自己為什麼不能去呢?他老婆也可以呀!」

這種時候,每個人都會想:「要是說『不行』,我就會很內疚;但要是說『行』,我又會恨自己。」當你這樣想的時候,你的真正意願正在與童年所受到的訓練發生拉扯,而且你還發現,自己根本就找不到應付這種情況的辦法。

你還能說什麼?

如果說「不行」,朋友會不會覺得傷心?他會不會再也不喜歡我?他會不會覺得我自私?

然而若我說「行」,那麼以後常常遇到這種事怎麼辦?我是不是笨蛋?還是說,這就是與他人相處必須付出的代價?

我們會考慮到如何因應他人的各種問題,都是由自己與他人之間的立場不同所引起的。我們想做某件事,可是朋友、鄰居或親戚卻理所當然地以為、期待、渴望,甚至操控我們去做別的事。

而你內心之所以會產生這種不舒服的感覺,是因為:

  • 你雖然想依自己想要的去做,卻又擔心朋友不認同。

  • 你擔心自己也許錯了。

  • 你擔心自己的我行我素說不定會傷害到朋友的感情,而讓朋友離你而去。

  • 你擔心依自己想要的去做的理由並不那麼「合理」。(你的腿沒斷,也不忙,為什麼就不能去機場呢?)

  • ……

結果就是,你在試圖按照自己意願做事的同時,也容許了別人讓你感到無知、焦慮或內疚。這種極為糟糕的情感狀態,就是你在小時候不依他人意願去做時習得的感受。

從小,我們的內心就習慣了被人操控,兒時受到的訓練,壓抑了我們天生強而有力的自我,於是我們會利用反操控來因應自己的沮喪。

然而,帶有操控性的回應方式是徒勞且反覆的。帶著操控意圖與成年人打交道,跟面對小孩子並不一樣,假如你透過情感和觀念來擺布成年人,他們可能也會用同樣的模式反操控你;要是你再一次反操控他們,他們仍然可以再反操控你……以此類推,周而復始。

比如說,在你竭力推託去接朋友的姑媽時,儘管你說出的話可能比平時要微妙得多,但聽起來仍然顯得很糾結,就像以下這段對話:

你:天哪,哈利!那時我都要累死了。

(試圖讓哈利產生內疚。潛台詞是:「誰會讓一個累壞了的朋友去塞車的路上受苦?」)

哈利:老太太來到一個陌生的機場,又沒人接,真的會害怕。

(試圖讓你產生愧疚。潛台詞是:「只因為自己累,就讓一位老太太去擔驚受怕,這是什麼樣的人啊……」而你心裡則想:「這個老太太究竟來做什麼?她都跟鄉下的蚊子一起生活了五十年,耐力絕不會差!」)

你:唔,看來我真得拚一下才行啊……

(試圖讓哈利產生歉疚。潛台詞是:「要是你讓我去,我身體吃不消。」而哈利則想:「不過就是脖子痠痛嘛,以前你也這樣過,又不會要你的命!」)

哈利:如果我去接她,起碼要七點半才能到。

(暗示你對實際情況不了解。潛台詞是:「我到那裡的路程比你遠得多,也困難得多。」而你則想:「誰知道他在哪兒?在做什麼?很可能他現在離機場比我還近呢!」)

◎假如你不容許,沒有人能操控你

這種「操控──反操控」的拉鋸很可笑,因為不管誰去機場,都不是取決於你的意願,而是看誰能讓對方更內疚。

與他人進行這種交流的結果,往往以你的沮喪、生氣或焦慮收場──儘管你曾竭盡全力去避免經歷這些感受。假如沒有成熟的自我肯定途徑來宣泄,最後,你就會透過言語爭吵或敬而遠之的模式,將情緒發洩出來。

這種未加解決的內在回應衝突,介於我們的正常需求、兒時觀念和習慣訓練之間,結果帶來了讓我們真正痛苦的抉擇:

  • 我們要照著別人的意願行事,而讓自己沮喪、鬱悶、失去自尊嗎?

  • 我們要一氣之下依自己的意願去做,而使別人疏遠自己嗎?

  • 我們要避開衝突,在製造衝突的人面前逃之夭夭,但那樣也會失去自尊嗎?

變得夠強勢自主的第一步,就是你必須了解,假如你不容許,沒有人能操控你。

為了防止他人操控,我們要明白人們是怎樣試圖進行操控的。他們說的什麼話、做的什麼事以及抱持的什麼想法,足以操控你的情感和行為?

在防止被他人操控時,為了盡可能讓自己變強,對於在成長過程中形成的天真想法和觀念,你還需要問上幾個「為什麼」,因為我們正是由此而容易受操控。

儘管人們用於操控的言語和方法無窮無盡,但在對於低自我肯定者的臨床治療經驗中,我還是觀察到一些最常見的操控性期望。許多人對於自我和他人,都有這樣的期望,除了我所治療的對象,一般人也會有由期望而引發的操控行為。這些天真的期待及由此導致的行為,否定了我們人類獨具的品格和自尊。

若我們跟那些操控者一樣,對自我也有相同的期望,就等於自動放棄了品格和自尊,放棄了決定自己人生的責任,放棄了掌控自己行為的權利,而聽任他人擺布。

這些理所當然的觀念,都說明了一個問題:「應該」如何去做,才能不依賴「憤怒──敵視」和「懼怕──逃避」的反應本能。

他人操控我們的大部分伎倆都是以這些概念為基礎,卻跟我們身為情感穩定的健康個體所擁有的自主權利,直接產生了抵觸。跟其他人一樣,我們每天都在侵犯自己的權利。

我們的自主權,是讓每一個個體都能健康地參與任何人際關係的一種基本框架。個體的自主,也是人與人之間建立信任、同情、熱情、親密和愛等積極關係的基礎。若人們無法表達自我,信任將被懷疑取代,同情會演變成冷嘲熱諷,熱情和親密也將消失,而我們所稱的「愛」就會變得酸楚,難以持續。

許多人都不敢表露愛和親密,因為他們認為真情會被踐踏,他們沒辦法面對拒絕。我喜歡這麼想:所謂的強勢自主,是指對自己的能力充滿信心,也就是你會知道「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能處理好」。

接下來,我將逐一闡述「掌握人生主導權的10大自主法則」,以便說明我們對於自己的幸福負有責任,解釋我們是如何接納自己的性格,也因而限定了別人對我們可以有怎樣的期望。

其中,最重要的一項自主法則就是,自己的價值要自己決定。其他法則都是由這點衍生。我也將帶領讀者了解,在不同類型的人際關係中,我們是如何允許他人侵犯這項權利,操控我們。

在此,先列出這十項人生自主法則。

 

◎掌握人生主導權的10大自主法則

1.你有權堅持自己的行為、想法和情感,並對產生的一切後果負責。

2.堅持你要做的,不必解釋。

3.就算你幫不了別人,也不必內疚。

4.你有權改變想法。

5.犯錯並不可怕,但你要承擔後果。

6.你有權說「我不知道」。

7.在人際交往中,你不必刻意討好別人。

8.你有權做出「不合理」的決定。

9.你有權說「我不明白」。

10.你有權說「我不在乎」。

 

精選內文由 寶瓶文化 出版授權
摘自作者:Manuel J. Smith Ph.D.《我說不,沒有對不起誰》一書

關於作者

Keep in touch

聯絡我們

新聞稿提供
joyce@encoredays.com

業務合作
nicki@encoredays.com

其他需求或意見
ask@encoredays.com

投稿
ask@encoreday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