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code

人只有歲數大了,才會知道做孩子的感覺多珍貴、多溫馨

留在昔時中國人記憶里的,總有一個掛在脖子上小小而好看的長命鎖。 那是長輩請人用純銀打制的,鎖下邊墜著一些精巧的小鈴,鎖上邊刻著四個字:長命百歲。 這四個字是世世代代以來對一個新生兒最美好的祝福,一種極致的吉祥話語,一種遙不可及的人間嚮往,然而從來沒想到它能在我親人的身上實現。 天竟賜我這樣的鴻福!

天下有多少人能活到三位數? 誰能叫自己的生命裝進去整整一個世紀的歲久年長?

我驕傲地說——我的母親!

(圖/ Unsplash)

過去,我不曾有過母親百歲的奢望。 但是在母親過九十歲生日的時候,我萌生出這種浪漫的癡望。 太美好的想法總是伴隨著隱隱的擔憂。 我和家人們嘴裏全不說,卻都分外用心照料她,心照不宣地為她的百歲目標使勁了。

我的兄弟姐妹多,大家各盡其心,又都彼此合力,第三代的孫男娣女也加入進來。 特別是母親患病時,那是我們必須一起迎接的挑戰。 每逢此時我們就像一支訓練有素的球隊,憑著默契的配合和傾力傾情,贏下一場場“賽事”。

母親經多磨難,父親離去後,更加多愁善感,多年來為母親消解心結已是我們每個人都擅長的事。 我無法知道這些年為了母親的快樂與健康,我們手足之間反反覆復通了多少電話。

person using smartphone

(圖/ Unspalsh)

然而近年來,每當母親生日我們笑呵呵聚在一起時,也都是滿頭花發。 小弟已七十,大姐都八十了。 可是在母親面前,我們永遠是孩子。 人只有歲數大了,才會知道做孩子的感覺多珍貴多溫馨。 誰能像我這樣,七十五歲了還是兒子; 還有身在一棵大樹下的感覺,有故鄉故土和家的感覺,還能聞到只有母親身上才有的深摯的氣息。

人生很奇特。 你小時候,母親照料你保護你,每當有外人敲門,母親便會起身去開門,決不會叫你去。 可是等到你成長起來,母親老了,再有外人敲門時,去開門的一定是你,該輪到你來呵護母親了。

人間的角色自然而然地發生轉變,這就是美好的人倫與人倫的美好。 母親從九十一、九十二、九十三…… 一步步向前走。 一種奇異的感覺出現了,我似乎覺得母親愈來愈像我的女兒,我要把她放在手心裡,我要保護她,叫她實現自古以來人間最瑰麗的夢想——長命百歲!

母親住在弟弟的家。 我每週二、五下班之後一定要去看她,雷打不動。 母親知我忙,怕我擔心她的身體,這一天她都會提前洗臉擦油,攏攏頭髮,提起精神來,給我看。 母親興趣多多,喜歡我帶來的天南地北的消息,我笑她“心懷天下”。

black pants

(圖/ Unspalsh)

她還是個微信老手,天天將親友們發給她的美麗的圖片和有趣的視頻轉發他人。 有時我在外地開會時,會忽然收到她微信:「兒子,你累嗎? “可是,我在與她一邊聊天時,還是要多方”刺探“她身體存在哪些小問題和小不適,我要儘快為她消除。 我明白,保障她的身體健康是我首要的事。 就這樣,那個浪漫又遙遠的百歲的目標漸漸進入眼簾了。

到了去年,母親九十九周歲。 她身體很好,身體也有力量,想像力依然活躍,我開始設想來年如何為她慶壽時,她忽說:“我明年不過生日了,後年我過一百零一歲。 “我先是不解,後來才明白,”百歲“這個日子確實太輝煌,她把它看成一道高高的門檻了,就像跳高運動員面對的橫杆。

我知道,這是她本能地對生命的一種畏懼,又是一種渴望。 於是我與兄弟姐妹們說好,不再對她說百歲生日,不給她壓力,等到了百歲那天來到自然就要慶賀了。 可是我自己的心裡也生出了一種擔心——怕她在生日前生病。

然而,擔心變成了現實,就在她生日前的兩個月突然丹毒襲體,來勢極猛,發冷發燒,小腿紅腫得發亮,這便趕緊送進醫院,打針輸液,病情剛剛好轉,旋又復發,再次入院,直到生日前三日才出院,雖然病魔趕走,然而一連五十天輸液吃藥,傷了胃口,變得體弱神衰,無法慶賀壽辰。

於是兄弟姐妹大家商定,百歲這天,輪流去向她祝賀生日,說說話,稍坐即離,不叫她勞累。 午餐時,只由我和愛人、弟弟,陪她吃壽麵。 我們相約依照傳統,待到母親身體康復后,一家老小再為她好好補壽。

woman in white sleeveless dress sitting beside woman in white sleeveless dress

(圖/ Unspalsh)

儘管在這百年難逢的日子里,這樣做尷尬又難堪,不能盡大喜之興,不能讓這人間盛事如花般盛開,但是今天——

母親已經站在這裡——站在生命長途上一個用金子搭成的驛站上了。 一百年漫長又崎嶇的路已然記載在她生命的行程裡。 她真了不起,一步跨進了自己的新世紀。 此時此刻我卻仍然覺得自己像是在一種神奇和發光的夢裡。

故而,我們沒有華庭盛筵,沒有四世同堂,只有一張小桌,幾個適合母親口味的家常小菜,一碗用木耳、麵筋、雞蛋和少許嫩肉燒成的拌滷,一點點紅酒,無限溫馨地為母親舉杯祝賀。

people tossing their clear wine glasses

(圖/ Unspalsh)

母親今天沒有梳妝,不能拍照留念,我只能把眼前如此珍貴的畫面記在心裡。 母親還是有些衰弱,只吃了七八根麵條,一點綠色的菠菜,飲小半口酒。 但能與母親長久相伴下去就是兒輩莫大的幸福了。 我相信世間很多人內心深處都有這句話。

此刻,我願意把此情此景告訴給我所有的朋友與熟人,這才是一件可以和朋友們共用的人間的幸福。

 

看更多安可大小事

qrcode

關於作者

Keep in touch

聯絡我們

新聞稿提供
joyce@encoredays.com

業務合作
nicki@encoredays.com

其他需求或意見
ask@encoredays.com

投稿
ask@encoreday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