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度婚姻也能找到靈魂伴侶!愛情,沒有年紀差別

非原味靈魂伴侶 

我在美國認識的另外一對夫妻,卡洛琳和她的第二任丈夫布萊德,也是靈魂伴侶,不同的是,他們是到了二度婚姻,才發現對方這個靈魂伴侶。

卡洛琳和她的前夫都是很棒的音樂家,但兩人個性水火不容,彼此都是個性強硬的人。三十六年前夫妻離婚時,為了方便子女和父母相見容易,卡洛琳在森林的另一側建了自己的家,這樣一來,孩子從爸爸的家穿越森林就可以探訪媽媽。後來卡洛琳的前夫再婚了,搬到別的城市去。而卡洛琳仍然住在當初兩人共有的森林,她離婚後獨自建的家。

卡洛琳已經七十三歲了,她和第二任丈夫布萊德結婚超過二十六年,兩人都是音樂家。卡洛琳是佛教徒,房間有佛像,還掛有一幅鄭成功的字畫,談兩極;布萊德則在新罕布夏州大學學習修理小提琴。布萊德除了拉小提琴、也彈吉他;而卡洛琳除了會小提琴、斑鳩琴及鋼琴,也在家授課,她還教那些不會唱歌的人唱歌。她說很多人都是在小時候碰到一些很糟糕的人告訴他們不會唱,唱不好,從此就不唱歌。而人們原本是以唱歌聯絡情感,但在收音機和電視機問世後,專業錄音普及了,大家認為唯有那樣的唱歌才是好的,就覺得自己唱得不夠好,從此失去唱歌的能力。那是自我閹割。

他們兩人的家布置得很溫馨,就是很有藝術味道的家。十五年來,卡洛琳和布萊德兩人每星期二都和其他退休的音樂人在新罕布夏州的首都空克德的一間餐廳演奏愛爾蘭音樂。這麼長的時間裡,夫妻兩人樂此不疲的義務演奏音樂,兩人又擁有各自的工作,相處融洽。卡洛琳對我說,找到布萊德,讓她的生命變得不一樣,兩人靈魂相通,那是難能可貴的事情。

就統計學來說,第一次婚姻的成功機率是百分之五十(二分之一),第二次婚姻的成功機率就下降為百分之二十五(四分之一),第三次婚姻更下降百分之十二點五(八分之一),但是,那並不代表,不是原汁原味的婚姻,就不能成功。

現在讓我們來看我的另一個接待家庭,雪莉和大衛,這對也結婚超過三十年的夫妻,也是二度婚姻。

雪莉第一次婚姻的對象是個大男人主義者,一踏入婚姻,就認為太太應該做所有的家事,而男人是在外面闖蕩的。對於生長在男女平等家庭的雪莉,她萬萬無法接受一個大男人主義者當自己的丈夫。婚後,兩人吵得激烈,後來雪莉甚至還得找上一個高中同學哥哥的朋友大衛,來幫忙自己走出婚姻暴力。「我十八歲時,就認識我現在的婆婆了,她是一個非常棒的人。而大衛是我高中同學的哥哥,當時我們只有普通友誼。但因為他在我最困難時義無反顧的扶持我,後來,我離婚一段時間後,覺得也許我和大衛兩人可以處得來,就開始交往。」

三十一歲時,雪莉和大衛踏上二度婚姻,那也是大衛的二度婚姻。如今六十六歲的雪莉說:「我不能想像婚姻中沒有大衛,我的生命會成為什麼樣子,他一路扶持我。我們天天早晚都要帶著我們的兩隻狗兒一起在森林裡散步兩三個小時才罷休。」「不論是在森林裡散步,或是在家裡,我們兩人總有聊不完的話題。我小時候被我的親生爸爸強暴過,對於小孩,我沒有太大熱情,對當媽媽這件事,也覺得自己不會做得太好。我的婚姻裡不會有孩子,而大衛都接受。」

有特殊教育碩士學位的雪莉,不認為自己可以當稱職的媽媽,就勇敢的在走入婚姻時,對大衛說明自己的心理狀況和處境,而大衛也全盤接受雪莉的需求。因為婚姻裡沒有孩子,只有夫妻兩人,因此,互相依賴,互相信任,也培養共同的興趣,是雪莉和大衛結婚三十幾年的秘訣。雪莉和大衛兩人很滿意他們的婚姻,如果經濟許可,兩人就前往愛爾蘭旅行,那是雪莉家族當初移民到美國之前的祖國。大衛也欣然投入雪莉對愛爾蘭的喜愛,進而花上很多時間研究愛爾蘭的文化和生活。

一起老,是雪莉和大衛正在走的路。他們相信,兩人會一起老得很溫馨,很麻吉。

看了三對靈魂伴侶夫妻的婚姻生活,我們當知婚姻品質要好,愛情是很大的因素。而愛情的有效期限不一定長長久久,除非兩人願意一起用心經營,樂意為婚姻開啟對話。離婚的人,不盡然就需要獨守終身。一次的婚姻失敗,也不必然代表第二次的婚姻就會失敗,或者第三次婚姻……就算再婚成功的機率每一次都降低,但機會也都在那兒,就看自己是不是碰到對的人。談了一百次戀愛,要找到靈魂伴侶的機會,絕對比只談五次戀愛的人還高。信不信由你,機率是這樣算的,愈多次戀愛,碰到對的人可能性就愈高。緣分,不就因此而來?何況,溝通,才是婚姻持續走下去的那把鑰匙。

不想老年獨居,害怕老年獨居,擔心一個人老年不快樂,那麼,就勇敢的把自己的心門打開,主動出擊,找到屬於自己的機會。

 

精選內文經 寶瓶文化 出版授權
摘自作者:丘引—《與快樂共老:15個活出自我的後青春提案》

 

關於作者

Keep in touch

聯絡我們

新聞稿提供
joyce@encoredays.com

業務合作
nicki@encoredays.com

其他需求或意見
ask@encoredays.com

投稿
ask@encoredays.com